性肉爱你【下】
11824
Anonymous
3 weeks before
8342 Views

顶楼阳台是很多情侣偷情的地方,林艳曾撞见过几次,也曾幻想过在阳台偷情一次,可惜那只是梦而已。

林艳没有想过梦也会有被实现的一天,上到顶楼阳台,强烈的晚风让林艳瑟缩了一下,火气十分旺盛的蒋志宏立刻将林艳抱进怀里,让她感受自己那辣的温度。

“还冷吗?”

“不冷!”

林艳抱紧了总经理蒋志宏的腰身,仰头主动吻上那片温热的唇瓣,蒋志宏隔着衣服抚摸着林艳丰满的乳房,另一只大掌已经钻进了裙子下摆抚摸着小浪穴。

指腹捏弄着穴口的一点,林艳一个激灵,喊得更大声,“啊啊啊啊……别捏那里……啊啊啊……”

蒋志宏知道那小圆点是林艳的敏感点,他没有放开,反而越玩越上瘾,在捏弄之下,林艳又泄了一次。

林艳气喘了一下,躺倒在地上,张开双腿,想小骚穴让蒋志宏看得更清楚更透彻。蒋志宏半跪在地上,伸出舌头舔吃着流出穴口的淫水。

林艳眯着迷蒙的眸子,脸上的神色春情荡漾,两只手主动握住自己两边的乳房,不停地蹂躏成各种的形状。

小骚穴的淫水好像吸不干一样,蒋志宏越吸越多,“啊啊……宏,给我……”

看着一脸淫荡的女人,蒋志宏将身上的衣物脱个精光,然後换成69的姿势,让上面的小嘴巴吞吐着自己的大肉棒。

“嗯嗯嗯……”

林艳一边吃一边低吟着,被吃的大肉棒更加坚硬,蒋志宏离开林艳的身上,扶她起来,让她双手靠在栏杆上,然後扶着自己的大肉棒插进销魂洞里面,急剧地进进出出,顶进顶出。

“啊啊啊啊……好爽,老公的大肉棒插得妹妹好爽……”

林艳微侧过身子,主动吻上蒋志宏的嘴巴,两人的舌头互相吸吮着,蒋志宏想退开的时候小舌紧随不舍,淫荡地啜着他的唾液。

“艳,告诉我,你逝去的老公厉害还是我厉害?”

“你……你厉害……插得妹妹淫水连连,每晚都想着你……想着你自慰……”

听到林艳的话,蒋志宏十分傲骄,抽插的速度也快了不少。

“以後加班的时候,不要穿内衣裤,让老公随时插你。”

“嗯……好,都听老公的,老公好棒……真的好棒……”

如果能加上家公的大肉棒,那是个绝妙了。

“啊……老公丢了……”

蒋志宏不知道抽插了多久,滚烫的精液全数射进林艳的子宫深处,同样也高潮了。

这场淋漓尽致的欢爱让林艳满足了不少,快11点锺的时候,蒋志宏将林艳送回家,看着她进屋後才驱车离开。

林艳蒋手提包放到沙发上,进了房间看到家公还在睡,她没有吵醒他,而是轻声进入浴室泡了个澡,舒缓一下筋骨,还有私处的肿胀。

林艳出了浴室後杨父还是没有醒,等头发干了,林艳轻声地上了床,关了旁边的台灯,然後窝进杨父的怀里沈沈睡去……011、淫荡的媳妇儿

凌晨五点锺,杨父从睡梦中醒了过来,打开旁边的台灯,望着屋里的摆设,记忆瞬间回笼,现在的他身处在北部,正式跟媳妇同住的日子,每晚软玉温香在怀,不用孤枕独眠。

杨父看到熟睡的媳妇儿,一阵满足,大掌抚过那张瓜子脸,一路往下,目光一直紧锁在那玲珑有致的身段上,在丝质睡裙的衬托下,媳妇儿的胴体若隐若现,杨父缓慢地把睡裙的肩带脱下来。

睡得很沈的林艳毫无所觉,杨父棒起一只椒乳揉捏起来,性感睡裙下是一片光裸,杨父轻易地!吮起来,乳头被吸了两下光泽一片,还傲然挺立。

杨父一边吸一边将大掌继续往下探去,睡裙下摆不长,只到大腿根部,实则整条睡裙都包不住臀部,杨父轻轻地按揉着,林艳的蜜穴很快出了水,滋润了杨父整只手掌,睡梦中的林艳轻吟了一声,在杨父插进两根手指在销魂洞里抽送的时候,林艳已经转醒了过来。

“嗯……爸……”

林艳醒了,杨父也不小心翼翼了,反而抽送的频率渐渐加快了起来,林艳的呻吟声在静谧的房间里此起彼落,还有淫水的!哧声,形成了一首美妙的乐曲。

“啊啊啊……爸好舒服……”

林艳很快在杨父手上泄了一次,林艳把身上碍事的睡衣脱下,然後跨坐在杨父身上,以69的姿势,让杨父吃自己的淫水,而她迫不及待地吃着杨父的香肠。

“爸的香肠真好吃……嗯嗯……”

林艳一边吃一边含糊的说,杨父被媳妇儿那口交的技巧吃得很是舒服,呻吟声也从嘴巴里吐了出来,“艳真棒,好舒服……艳把爸吸出来……啊……”

林艳受到鼓舞,吃得更卖力,杨父在媳妇儿纯熟的技巧下,终於将浓浓的精液往那小嘴里送去,林艳将全数滚烫的精液含进嘴里,然後淫荡地在杨父面前吞吃着精液,剩下一些特意从嘴角处吐出来,然後一路滴落在那上下起伏的大酥胸上。

林艳将精液涂抹在乳头上,然後倾身送进杨父的嘴里,“爸,试看看好不好吃。”

“好吃,艳的蜜水更好吃!”

在杨父吃得起劲的时候,林艳已经把家公的大肉棒挪至自己的小骚穴上,然後一个沈腰往下坐去,杨父整条大肉棒已经被塞进一处温热的销魂洞里面,林艳等不及杨父的抽送,自己上下的套弄起来。

“啊啊啊……爸的大肉棒好大好硬……搞得妹妹爽死了……啊啊啊啊……”

林艳天生有淫荡的因子,杨父十分喜欢,女人就要开放,那做作的只会让人倒尽胃口。

杨父抱起媳妇儿翻床下地,来到阳台边,让媳妇儿扶住栏杆,他再从後面插了进去,然後天翻地覆地插进抽出,林艳被身体里面的快感所掩没,呻吟声在小嘴里低低地溢出,小骚穴的淫水泛滥成灾,湿满了一地。

“嗯……好爽……好舒服……好爸爸……好哥哥大力撞死妹妹……”

杨父每一下都直撞进花心深处,子宫口被撞得紧缩了几次,虽然有些生疼,但舒服的感觉远远掩盖了疼痛,林艳不在乎子宫被撞坏了,只想家公狠狠地操弄她的小骚穴。

“爸,撞坏我……啊啊啊……”

“艳,爸的媳妇儿……嗯啊……”

杨父奋力抽插了百余下,终於射出滚烫的精液,把小淫穴塞得满满的。

“啊啊啊……我要丢了……”

012、老妈的河东狮吼功(修改)

林艳若不是要上班,一定会跟杨父滚床单一整天,杨父主动调到北部的分校,後天才到学校报到,所以这两天杨父还是比较清闲,但杨父趁媳妇儿上班的时间,他都没让自己太闲,反而开始整理习题,温习课本的重点、注解。

杨父到分校还是当他的班主任,职位不降反而还升了职,顶替刚退休的刘副主任的职位!

所以工作量重了,也不那麽轻松了。

林艳晚上没班加的时候,一般到点就准时下班回家,跟杨父腻在一起,温馨的小日子胜过那些新婚的夫妇。

杨父过完两天清闲日子後,终於到了分校报到,因为刚上任副主任一职,杨父得在学校住几晚,而且副校长也帮杨父预留了一间单间的宿舍,杨父不好拒绝副校长的安排,拔打了通电话给媳妇儿,告诉她这个星期都不用等他的门,还要她注意安全,准时吃饭什麽的,这些都好琐碎的事情,但听在林艳的耳里却觉得好窝心。

“爸,艳会想你的。”

“想我哪里?”

“想爸的大肉棒。”

林艳趁午休的时候在电话里跟杨父调戏了一下,然後两人不舍地挂了线。

午休结束後,又是忙碌的开始,林艳连续打好了几份重要文件,归类好後再到身後办公室敲门。

蒋宏光说了声进来後,林艳扭开门走了进去,将文件放到总经理的办公台上,说:“总经理,请过目。”

“林秘书,你的效率越来越好了。”

蒋宏光尤记得林艳初来当他秘书的时候,手忙脚乱,老搞乱数据,打份文件都要拖上大半天的时间,经过一年的磨练,那个什麽都不会的女人,现在却是他得力的左右手,若没有林艳这个秘书,蒋宏光一定会乱成一团了。

“谢谢总经理的夸奖,这些都是总经理给林艳的机会。”

林艳有今天,真心觉得最大功劳都是眼前的男人,若不是他给机会,林艳老早被开除了,哪有现在的精明干练?

林艳退出总经理办公室後,刚回到座位,听到手机响,扫了眼来电显示,然後接起,那边的人劈里啪啦地说了一大堆,林艳揉着发疼的太阳穴,那边的人刚说完,林艳叹气说:“我下班回去!”

挂上线,手机扔到一边。

“家里有事?”

“总经理!”

林艳立刻从座位上弹起身,搔搔头,说:“是有那麽一些事,总经理,你有事麽?”

“你家里有事,算了,下班准时回去一趟看看什麽事情。”

“是!”

林艳知道总经理一向不强人所难,一到点,林艳收拾东西离开公司,直奔久违的娘家,林艳都不记得最後一次回娘家的时候是在几月几号了。

林艳一踏进家门,林母劈头就骂:“你这死丫头,终於懂回家的路了,我以为你只有婆家忘了娘家呢!”

“妈,你想说什麽?”

林艳倒在沙发上,随手取来一个苹果,洗也不洗一口咬了下去,一边掏掏耳朵,像有听没有懂那般。

“你那个该死的老公都去逝一年了,若是他有给你留个孩子,当个忠贞的寡妇我都没话说,30岁都勾不上边,让你再婚你把老娘当死人是不是?”

作家的话:寡妇从12章开始重新修改,後面的剧情林艳跟总经理不会有什麽性关系了013、林家三姐妹(修改)

“妈,我不能弃自己的家公不顾,他在南部没亲人,你这要我怎麽放心再婚?”

林艳被唠叨烦了,顶了这麽一句话,然後回自己的房间。

家公这些晚上都在住在学校的宿舍,林艳又不想回家,在娘家吃了晚饭,然後拉着老二老三出去逛夜市。

三姐妹貌似很久没有一起逛逛夜街了,林艳忽然怀念起读书的那段求学时期,起码要烦的东西以後的事情,考试不合格起码可以再补考,但现在再婚,哎,林艳想也不想,兴趣真是他妈的缺缺,这让她怎麽再得起婚来?

“老大,妈的唠叨,你别挂心了,告诉你,老二交了男朋友。”

老三一向乐观,遇事一般都是觉得船头自然直,从不把事情挂心上,林艳若能做到这程度,她根本不用躲到不敢回娘家了。

“什麽男朋友,十话没一撇。”

就上了一次床而已,到现在都没消没息,老二从不把观念当观念看,现在都什麽社会了,还死保守着那块不值钱的薄膜等真命天子,切,自己不主动,他都成为别人的了。

“你们不是那个了麽?”

老三倒疑惑了,做了那个就一生一世一双人?老二在心里复诽,“你傻了,现在都什麽社会了,咱们是成年人,有性需要的好不!”

“……”

老三还在求学阶段,关於成年人性需要的问题要出社会後再讨论,老二不想毒害国家的幼苗。

林艳是老大,她不同,林艳天生就开放,从不受保守礼教束缚,而且在性方面的经验也不差,直入重心问:“老二,那男的技术好不?”

“还行吧,他是公司高薪挖来的行政总裁,你也知道我现在上班的企业是上市公司,需要那些顶级人才,你都不知道我抽签被潜规则,那些女人看人家凶神恶煞的,脸上又有条疤痕,还听闻混过黑社会,根本不敢自告奋勇申请调过去当助理,最後都抽签定生死。”

老二说到这事来,咬牙切齿,老大问起,老二有了发泄的出口。

“我老早让你来公司参加面试,你偏说不想靠裙带关系,好吧,好的不留给你,坏的统统都推给你了。”

林艳斥完,又转念问了个问题,“你跟那男做了几次?”

“也不多,上个周末他CALL我回公司加班,离开的时候他说请我吃饭,结果吃上床了,就那晚没回家,在他家过了一晚而已。”

“之後呢?”

“没有了,在公司的时候上司跟下属的关系,下班後没有互通过电话。”

“那男明摆着以加班的名义来吃你。”

这年头的渣男特麽地多,林艳不应该生气,正如老二话的,成年人各取所需,若是你认真了你什麽都输了。

“速度让老妈帮你搞相亲,你若是对那男有意思,你应该想法子刺激一下他,若是没有意思的,算了,你说的成年人各取所需,一块薄膜而已,当被狗咬了。”

“我都没记挂心上好不,瞅你说得被吃的人是你一样,走吧,咱们续摊去。”

望着走前头的女人,林艳在心里复诽:嘴硬的女人!

刚跑到摊位前,林艳听到口袋里震动的手机响,取出手机扫了眼来电显示,家公打来的电话,林艳立刻按下接听键。作家的话:二更了啊,现在度子奋力地存稿呢,稍後还在更新族长!

014、宿舍楼後门的激情(修改)

北林高校林艳跟老二老三分开後,直接来到家公任职的北林分校,两人在电话里约好在宿舍後门等,静谧的黑暗处,杨父等不及回到宿舍楼,带着林艳到阴暗处,像偷情那般拥吻了起来。

“嗯……”

两人分开还没有过24个小时,见着面像痴情的夫妻一样,杨父的大肉棒已经硬梆梆了,顶着帐篷回宿舍楼有损他主任的形象。

“艳,摸摸它!”

“好粗,好硬……”

林艳最喜欢粗硬的大肉棒了,那持久力让她欲罢不能,现在又在宿舍楼的後门一处,这个点应该没什麽老师进出宿舍的了,但又想可能会被看到,林艳又觉得该死的刺激,扯下自己的底裤,握住家公的大肉棒在自己的小骚穴里拔弄了数下,直到够湿润後,然後让大肉棒往甬道里塞去。

“嗯……”

温热的肉壁让杨父舒服地呻吟了一声,然後开始缓慢地抽插,再渐变成打桩机那般的速度。

噗哧……噗哧……

啪啪……

小骚穴被插了几十下後,淫水连连,静谧的阴暗处响起肉击的碰撞声,十分清脆,让林艳又惊又刺激,杨父被情欲控制了思想,根本没有想那麽多,现在的他不介意有没有第三者看到,只想尽情地抽干小媳妇。

“真棒,啊……”

“爸,大力一点干我,干坏都没有关系……啊啊啊……”

杨父将林艳翻过身子,让她双手撑在墙上,然後从後继续插了进去,後入式的深入让林艳更为浪荡疯狂,那两团傲人的丰满在杨父每次顶进子宫的时候,都被压在墙上,还压得各种羞耻的形状。

虽然有点疼,但林艳总觉得刺激,“啊啊啊……爸干得小骚穴好舒服,最大力点……插进子宫小骚穴吧啊啊……”

呻吟声伴着抽插的声音形成了一首淫靡的乐曲,让刚巧从宿舍楼後门出来的一位中年男人闻声走近,看着这香艳的一幕,深深地被刺激到了,胯下的肉棒也瞬间咻一声坚硬了起来,男人听着女人的娇吟,拉下拉链,掏出硕大的肉棒来回地套弄,被插得快要高潮的时候,林艳高声呐喊起来,“啊啊啊……爸不行了……我要去了……啊啊啊啊……”

杨父又像打桩机那般快速地抽插了百余下,让林艳享受连翻两次高潮後,才抽出自己软下来的老二,两人整理好衣衫走出阴暗处的时候,林艳见着男人心里咯!了一声,杨父倒是震静,跟男人打了声招呼,一边往宿舍走的时候一边对林艳说:“他是北林分校的副校长。”

林艳觉得大条了,她跟家公做那档子事会不会被那副校长处分?“爸,那个副校长会不会……”

杨父知道媳妇担心,安抚的说:“不会的,副校长不像那种人!”

林艳虽然被杨父安抚下来,也在家公的单人宿舍里做尽羞耻之事,但心里总觉得不对劲,最後决定亲自走一趟,当然,杨父毫不知情!

015、不介意当个听众

董汉荣参加一个研讨会回来,经助手说有个姓林的妇人拜访,董汉荣万万没有想过要见他的妇人正是那晚风情万种浪荡呻吟的女人。

“林女仕大驾光临,不知道所为何事?”

那晚的情景在林艳的脑海里徘徊,两人处在的地方又那麽阴暗,林艳根本看不清楚男人的面貌,现在见着了,果然如家公所说副校长不像那种卑鄙的小人。

林艳收回打量的目光,尴尬的说:“关於那晚,我希望董副……”

林艳一句完整的话语都还没有说完,董汉荣已经了然於心,微笑说:“林女仕怕我掺杨副主任一本?”

“我、我不是……”

“其实林女仕没有必要走上这一趟,我董汉荣一向公私分明,对学校没有影响的私生活,我不会追根究底。”

林艳听闻董汉荣这番话,紧绷的心立刻松了下来,同时发现自己太小题大做了,现在的她根本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董副赶时间?”

林艳觉得不好意思,开口问道。

“不,这个时间点怕你赶不上最後尾班车。”

董汉荣开了一天的研讨会,虽然有些疲惫,但来者是客,又不好把人赶走,况且,他不讨厌林艳唐突的拜访。

林艳闻言,脸上失色,北林高校离自己居住上班的地方有一大截的距离,公交车一天下来只有四趟,过了四趟後很难再等到公交车,董汉荣看出林艳的苦闷,开口说:“我刚要回家,林女仕不介意的话,我可以送你一程。”

“这……麻烦你了!”

林艳本来拒绝,但这个时候不是矫情的时候,两人出了办公室,直往停车的地方走。

林艳告诉董汉荣地址後,没有再开口了,直到等红灯的时候,董汉荣倒开口问:“这个时候回去你先生不会介意吧?”

让自己的妻子坐在一部陌生的车上,还让陌生男人送回家,哪个男人看了都不会大度到哪里去!

林艳苦闷地一笑,毫不避讳的说:“我丈夫车祸去逝了,家里只有公公!”

“抱歉!”

董汉荣不知道触到禁处,立刻噤声,倒是林艳一副没所谓的样子,“娘家的人整天让我再婚,因为放不下公公,所以一直都没有再婚的打算。”

董汉荣没有说话,一路开车一路聆听林艳的话,直到抵达一处社区,林艳下车的时候,董汉荣说:“林女仕不介意的话,咱们可以当个朋友,我不介意当个听众!”

“谢谢!”

林艳没有拒绝,目送董汉荣驱车离开。

之後的一段时间里,林艳都收到董汉荣的短信,有时候是关怀的几句问候。这晚,是杨父值班,家里又是林艳一个人,想要去洗澡的林艳接到朋友的电话,说是去酒吧解解闷,林艳没有拒绝,赴约去了。

到了酒吧後,林艳喝了两杯就往洗手间冲,出来的时候碰巧要去吐的董汉荣。

林艳完全措手不及,根本不知道会在酒吧里遇见董汉荣,没有把他扔下,陪他进洗手间呕吐醒酒,董汉荣吐完後,清洗了嘴巴後说起自己的不快。

林艳像那晚的董汉荣,当起了一个陪伴的听众,没有安慰,只是默默的陪伴,发完牢骚的董汉荣扯唇一笑,说:“不好意思,让你听这些没有营养的话题,闷吧?”

“没有!”

两人出了洗手间後,也各自回到自己的朋友圈那边,林艳离开酒吧的时候,收到了董汉荣的短信,林艳对朋友说临时有些事,然後往停车的地方跑去了。

016、海边激情

深夜的海边时而击起浪声,时而风平浪静,两人从车上走下来,闲散地走着。董汉荣被海风吹得酒醒了大半,觉得载林艳来海边怕会冷着她,然後建议打道回府。

海边不及市区,温度相差,虽然还处在夏天,但已经是夏末了,而且快近秋天,所以海边的温度比较低,林艳穿的衣服又那麽少。

回到家林艳也是自己一个人,当董汉荣说回去的时候,她拒绝了。“再待一会吧。”

然後脱下脚上的高跟鞋,赤脚走在微冷的沙粒上。

看着渐渐走远的林艳,董汉荣一个箭步追了上去,不知道是真醒酒还是借酒没醒的空档,把林艳搂进怀里,闻着林艳体里散发出来的馨香。

当林艳贴在董汉荣胸膛的时候,她已经发现那硬梆梆的肉棒抵在自己的股间,有意无意地戳着,林艳不躲不闪,反而乐於享受,董汉荣眼见林艳没有开口阻止,带她到礁石後,脱下自己的衣服铺在沙粒上,让她躺在上面。

林艳弓起身子,圈住董汉荣的颈部,送上自己的唇,董汉荣立刻把舌头伸进林艳的口腔里,扫刮着她的津液,洗刷着她口腔里的每一处,两人身上的衣物在激吻的时候已经全部褪了下去,浑身赤裸的两副身体在漆黑的夜里勾搭在一起。

“嗯啊……”

董汉荣掰开林艳的两条腿,让她的幽谷呈现在眼前,浓浓的阴毛下散发着诱人的淫香,董汉荣像吃贪的小夥子一般伸出舌头舔吃着流出来的蜜汁,被舔得舒服的林艳低低地发出同样诱人的呻吟声,让董汉荣不由自主地舔出劲来。

“啊啊啊……好舒服……舔得人家好爽……啊啊啊……”

林艳的浪劲被勾了出来後,呐喊渐渐大了起来,静谧的海边除了间歇性听到海浪声之外,还有林艳那股浪劲的呻吟声,还有舔得啧啧声的董汉荣。

“荣,给我……给我大肉棒……啊啊啊……”

董汉荣了然,立刻将林艳翻过身子,让她跨坐在自己的身上,形成了69的姿势,董汉荣依旧吃着林艳像喷泉一样流出来的淫水,林艳熟练地吃着董汉荣的大肉棒,当舌头从下根一路吃到龟头的时候,林艳故意在龟头的小洞里用力地吸着,董汉荣被吸得几乎泄了出来,幸好都把持住了,不然泄了多没有面子啊。

董汉荣大力地拍了下林艳的屁股,林艳忍不住把肉棒吐了出来,然後又把肉棒含了进去,回来地套弄。

“嗯嗯嗯……”

董汉荣加快速度舔了一会後,林艳吐出肉棒长吟一声,泄了!

林艳喘着气,从董汉荣的身上下来,伸手捏了一下董汉荣的腰部,说:“插我,干我,小骚穴好痒。”

被捏得有点生疼的董汉荣,眉头也没有皱,听着如女王那般下令的林艳,董汉荣当然没有拒绝,立刻分开她的两条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扶着自己的肉茎往湿淋淋的小骚洞里插去,被填满的小骚穴让林艳谓叹一声,“好粗……啊啊……”

“喜欢吗?”

“喜欢,我的好老公操死我吧。”

董汉荣十分满意林艳口中的称呼,听令地开始抽插,像打桩机那般冲刺着,林艳被插得呻吟连连,小骚穴流着源源不断的淫水,滋润着大肉棒的进出。

“啊啊啊……老公大力点……插坏没关系……啊啊啊……”

作家的话:这段时间度子可能会人品爆发,不定时会多更原因要将进度提上来,还有,度子大概算了一下欠丫头们的加更大概有10个章节度子会陆续补回来的哈看在度子要爆发,丫头们,速度砸票子跟礼物过来,不然没有动力啊啊啊017、车震

卜滋……卜滋……

啪啪……

礁石後时不时地传来淫荡的抽插声,响彻整个静谧的海边,时而夹带男女的呻吟与粗喘声,最後变成一长串的高吟。

“啊啊啊啊……”

“嗯……”

啪啪啪……

卜滋……卜滋……

小骚穴高潮後,林艳还不知足,跨坐到董汉荣的身上,扶着那根一柱擎天的大肉棒再往自己湿淋淋的小淫穴里塞去,一边揉捏着自己两团胸乳,一边上下挺动,董汉荣看着放浪的林艳,肉棒在销魂的肉壁里膨胀了几分,粗大了几分。

林艳每一下落坐的时候都让大肉棒的龟头顶到自己的子宫口,那种刺痛的感觉深深地刺激着她的感官神经,一头长发丝在挺动中也摆动着,更显她性感的风情。

“啊啊啊……”

董汉荣握住林艳的手背,帮着她揉捏着那两团勾人的胸乳,然後助她更深入地挺动,两人的进出挺动配合得十分好,林艳没几下又泄出大量的淫水,然後倒在董汉荣的身上。

“够了?”

“不,还要,咱们到车上吧。”

林艳想着还没有在车上搞过呢,想要试试车震是什麽感觉。董汉荣一听,立马又兴奋起来,扶林艳起身,捡起衣服,然後趁林艳想要往车那边走的时候,一把将她抱住,把硬挺的大肉棒重新插了进去,说:“咱们一路插着走过去。”

“好!”

林艳顿时眉开眼笑,任由董汉荣插着自己的浪穴一路往车那边走,直到坐上车後,林艳又一次高潮,趴在董汉荣的身上猛喘着气。

董汉荣打开车灯,看着浑身赤裸的林艳,那傲人的胸乳让他爱不释手,林艳休息了几分锺後,小浪穴又不甘寂寞起来,开始不安份地蠕动起来。

“怎麽了?”

董汉荣一心玩弄着两边的乳尖,故意问着玩弄自己大肉棒的林艳。

“好老公插进来吧……小骚穴又饿了……”

“老公也饿了,只想吃这个。”

董汉荣说完,低头就含住一边乳头,像婴儿那般啜着、吮着,还吮得啧啧响,林艳没有大肉棒充盈自己的小浪穴感到空虚不已,伸手就是拍打了一下龟头,粗声命令的说:“快进来,不然以後都不给你了。”

董汉荣一听,不乐意了,立刻把肉棒塞进林艳的小浪穴里,开始打桩机那般的速度在插着小骚穴,林艳舒服地大声呻吟,毫无忌惮的,“啊啊……真爽……好老公……大力点……啊啊啊……把老婆插坏吧……啊啊啊……”

卜滋……卜滋……

啪啪啪……

媾合的地方流着淫靡的浪水,整个狭窄的空间都飘荡着色情的气味,董汉荣抽插了百余下让林艳高潮後,抱着她出了车,将她放在车头上,然後取出手机,连翻拍下几张小浪穴流水的艳照。

“老公,你这是干什麽?”

“老公要回味啊,你没空安慰老公的时候老公可以看这些照片来解相思。”

林艳听後立刻扑向董汉荣,露骨的说:“咱们下次拍DV!”

“好!”

董汉荣将手机扔到一边去,让林艳靠在车边,掰开她两条修长的腿,扶着大肉棒整根插入,林艳嗯嗯啊啊地呻吟着,董汉荣被夹得粗喘连连,一下下地刺进子宫口,抽插了百余下,林艳泄了N次,大量淫水洗刷龟头的时候,终於抑制不了,董汉荣也射出一股浓浓的精液,“啊……”

作家的话:想3P麽?想麽?

018、三人行

杨父最近想碰媳妇的时候,林艳总说要加班,要不身体累,杨父已经有好些时日都没有发泄了,大肉棒涨得紧,每次在洗澡的时候还是自己解决了。

这晚,林艳打电话回来说要在公司加班,杨父想抱怨几句,那知在电话那端听到一把不该出现的声音,媳妇跟董副校什麽时候勾搭上了?

杨父很想质问一下她,但林艳根本不给他时间质问,直截了当地把手机挂了。

杨父合上话筒,坐在沙发,越想越觉得不妥,最後到林艳的公司去问问,警卫说林秘书今晚没有加班,意思媳妇说谎了。

没有加班究竟在哪里呢?电话那端的人……杨父苦思了一会後,决定回北林看看,这个时间点在北林也是一个偷情的好地方,他跟媳妇都做过几次了。

走在校园里,静谧得风吹草动都能清晰地听到,杨父根本不用太费劲,两下子找到了声音的发源处,偌大的校园有一处是树林,那里最隐蔽的地方,杨父无声无息地走过去,眼见看到媳妇了,但他更看到了董副校拿着DV在拍赤裸的媳妇。

被窥觊自己的女人,杨父倒不安定了,立刻出声喝止,“你们在干什麽?”

“爸!”

林艳不知道家公会找到学校来,浑身赤裸的她也不羞涩,只是觉得隐瞒了家公跟董汉荣之间的关系,对不起他!“董副校,你是有妻室的人,怎麽……”

“杨主任,你都是过来人,你还是林艳的家公,还不是……”

“你们不要质问对方了,给你们是我自愿的。”

林艳走上前,说。“爸,我一辈子不会再婚,我还是你媳妇,更是你的女人,跟董副校,我也是情不自禁,但我好喜欢你们,我想……”

“想什麽?”

两个中年男人这时候倒是齐刷刷地异口同声问了。

“一辈子服侍你们!”

“最近这些日子你都不给爸碰,怎麽补偿?”

杨父发难了,为这些日子不能做开始要埋怨,幸好林艳识趣,立刻意会说:“艳帮爸口交,汉荣,你拍下来!”

“行,等一下你也要帮我口交。”

董汉荣觉得这福利总要争一份,总不能给杨父占了去。

“好!”

林艳说完,熟练地解开杨父腰带上的拉链拉扣,然後掏出那根硬梆梆又炙热的肉棒来,看着那狰狞想要冲进她小浪穴的大肉棒,林艳已经迫不及待地含进嘴里,用舌尖舔吃着,林艳的口技永远让杨父欲罢不能,DV拍摄的镜头正对着享受的杨父,还有正在吃得起劲的林艳。

董汉荣看着这一幕,已经心猿意马,一边拍一边开始脱下身上硬眼的衣物,同样浑身赤裸的他将DV找好角度然後放好,加入被服务的行列。

“艳!”

林艳看了眼同样硬如铁的大肉棒,空出一只手开始上下套弄,然後等吐出肉棒的时候,林艳再含进另一根肉棒,两根肉棒被林艳轮流地舔吃着,两个大男人闭着眼十分享受,一个刺激,一个激灵,两根大肉棒同时射出了一股大量的精液,林艳闪躲不及,头上、脸上、身上都有他们浑浊的精液。

“艳,你真棒!”

“爸的好媳妇!”

Recomm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