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嫖娼纪实
5341
Anonymous
2 months before
13199 Views


  大概在两千年,有一次我到深圳公干,事情办完后,和朋友们吃中饭,一帮男人聚在一起时,话题很快就转到了女人身上,当时有朋友在大赞香港的服务到家,我确有反对的意见,因为不久前,去过一家低级的指压中心,感觉不太好。

  但朋友问清楚情况后,除对我的经历表示“同情。

  外,也笑我不懂门路。

  结果说干就干,决定午饭过后,带我去香港纠正我的错误观点。

  午饭后,两个朋友打电话到香港联系了一下交通工具,我们就开始了香港炮兵团的征途。

  (由于我职业的关系,我有多次往返通行证,去香港不需要申请,过关时填个表就行了)很快地,我们过了关,上了来接的车子,直奔旺角某指压中心。

  到达目的地后,当地的朋友带领我们参观了一下房间,在我们感觉满意后,就开始询问我的性取向,我如实回答我想试试肛交,但遭到了否决,于是退而求其次,我说我喜欢BM、吹箫、独龙钻。

  朋友听完后大声回答“收到。

  ,然后把经理拉到一边嘀嘀咕咕了阵,我们就分头进房了。

  等了不久,门被轻轻敲了几下,我眼前一亮,一位小姐手挽毛巾走了进来。

  她身高大概162 左右,皮肤雪白,长长的头发,样子有点象香港的电视明星关咏荷,我心想朋友们还真会安排。

  她进来后,操着半咸半淡的广州话说:“老细,你好,我叫小丽。

  我说:“你唔使同我讲白话,我上面来喈,识讲普通话。

  她闻言高兴起来,说:“那太好了,我不用说得那么辛苦了,你对我满意吗?要不要换人。

  我说:“你这么漂亮,我怎么舍得换。

  她轻轻一笑,露出洁白得牙齿:“谢谢老板,那我们洗澡吧。

  说罢,她主动地走过来帮我脱衣服,在脱衣服时,我手没闲着,动手去捏了捏她的乳房,她轻轻一缩,道:“老板,别心急,现在隔着衣服大家都不舒服,等下你怎么玩都可以。

  我只好尴尬地笑了笑。

  帮我脱光后,她把我的衣服挂到衣柜里,自己也很快脱光。

  只见她身上的皮肤比脸上的还要白,一对大概24左右的乳房挺在胸膛上,完全没有下垂的感觉,乳头的颜色虽然不是少女的粉红,但也不太黑,细细的腰部没有半点多余的脂肪,阴毛不太多,只有一小撮,估计不会长到大阴唇上,双腿细长,合并起来中间完全没有缝隙,唯一的缺点屁股有点下垂,但这可能是东方女性的通病吧。

  大家都脱光后,她把我领进浴室,很熟练地调试好水温,开始沐浴液往自己身上涂,在涂抹均匀后,她把身体靠近我,以她身体给我全身按摩。

  呵呵,这种感觉是没有试过BM的人完全无法体会的,一个温暖柔软的身躯,加上沐浴液的润滑,在你全身上下滑动,重点是她坚挺的乳房在身体各个敏感部位经过时,那种享受简直难以形容。

  于是我的兄弟马上对她的专业服务肃然起敬,她见状,也矮下身体,把我的勃起的小弟压在腹部,并用她的乳房夹住那肉棒上下推拿,一只手往上伸,在我一边的乳头上轻轻捏弄,另一只手染了些沐浴液,绕到后方在我屁眼周遭不断地揉搓,而且还抬起头,露出甜美地笑容,笑着问我:“老板,舒不舒服。

  在三点夹击下,我只能闭起眼睛,以轻轻的呻吟声来回答了。

  在她认为我的屁眼已经洗干净后,上面的手开始捏弄我另外一个乳头,下面的手也伸到前方,轻轻地玩弄着我地阴囊。

  这下我的快感更加强烈,几乎有射精的感觉,但知机的她停止了动作,站了起来,用水帮我冲净了身上的泡沫。

  泡沫冲洗干净后,她再次蹲下身子,一手拿着花洒,一手握着我的小弟,跟我玩起了水中萧。

  她先用花洒往她的小嘴灌了点热水,然后把我的小弟含进她空中,在她口里,她的舌头不断地围绕着我的龟头和马眼舔弄,一只手象BM时候那样,伸到后面在我肛门附近轻轻滑动,而另一只手上的花洒则近距离地冲击着我的阴囊,可能是经过训练吧,在她给我口交的过程中,我完全感觉不到她牙齿的存在,在极度兴奋时,我只能双手紧紧地按着她头的两方。

  在小弟的硬度已经达到极点时,她把我的小弟拿了出来,并用手指在我肛门和阴囊中间使劲按了几下,我射精的欲望马上停止了下来。

  她站起身,拿过毛巾,帮我抹干净身上的水分,在这时,我的手才有机会对她进行攻击,趁着她身上的泡沫还在,我一手摸她的乳房,一手下探摸她的阴户,她的乳房相当柔软,一只手刚好能握住,而阴户也和我想象的一样,大阴唇上并没有长毛。

  我们做生意的人很矛盾,既喜欢见到无毛的阴户,但又担心“白虎。

  会给生意带来霉运,她这种女人就正好,虽然有毛,但也能看到“完全版的阴户。

  我抓紧时间,手不断在她阴户上摸,搓了搓她的阴蒂,可没什么反应(正常现象),于是把手指探入她的阴道中搅了一下,感觉还挺紧。

  把我身体抹干净后,她说:“老板,你先到床上去吧,我洗干净就来。

  我于是乖乖地上了床,舒舒服服地躺了下来,点着一跟香烟,头以双手为枕,观看美人出浴。

  她先把身上地泡沫冲干净,然后再倒了些,再她的乳房和下体集中清洗,很快地她也洗完擦干净走了出来,象小情人般在我身边躺下,在征得我同意后,她也点起了一跟烟,和我聊了起来。

  在聊天中,我得知她是安徽人,今年20岁,以前是安徽某市舞蹈学院毕业的,拿双程证来香港,已经做了两个月了。

  她问我是那里人,我老实回答了,她又问:“我回大陆时,能去找你吗?。

  我想了想,把我的手机号码告诉了她,她好象挺高兴,不知从那里找来一只笔,在草纸上记下了我的号码。

  聊天归聊天,我和她的手都没闲着,她在我阴茎附近轻轻的扫,使本来已经开始发软的小弟又抬起了头,而我则集中火力攻击她的下身,拇指在她阴蒂附近来回按压,中指钻进了她的阴道,不久,竟然发现她有点兴奋,我问:“你好像有反应。

  她说:“你是我今天第一个客人,而且我很少碰倒大陆同胞,可能心情比较好吧,今天不用KY(一种润滑剂)也可以了。

  说着说着,我的手指移到了她的肛门附近,试探性地在她的屁眼旁边抚摸,她的反应又强烈了点,但当我想把指头塞进去时,她技巧的避开了,我心想“没戏了。

  不过由于早有心理准备,也没怎么失望。

  聊天结束后,她让我平躺伸体,趴在我身上,开始用她灵巧的舌头,给我全身舔弄,从耳边到颈部,从颈部到胸前,在把我两边乳头都弄得硬起来后,她用双手取代了舌头,用手指在我两个乳头上轻轻划圈,而舌头则经过腹部一直往下舔。

  很快,我的小弟又被她的小嘴吃了进去,不过这此她的服务重点并不在口交这一项,我的阴茎在她口中只逗留了很短时间,她把阵地移动到我的阴囊和输精管上,这两个部位的敏感程度不亚于龟头,她象舔雪条一样先用舌头顺着我的输精管从下往上舔,然后,轻轻地含着我地阴囊,把两个蛋蛋用舌头在嘴里轻轻拨动,而原来在我乳头上动工地手也握着我的小弟上下套弄。

  在围绕我小弟大舔一通后,她问:“老板,喜不喜欢玩毒龙钻啊?。

  我说:“当然了。

  于是她让我翻转身体,趴在床上,而她则开始舔我的背脊,她的舌头在背上随便打了两个转后,就舔到了我的屁股,她用手把我两边屁股分开,舌头开始在屁眼周遭转圈,在绕了会圈后,两只手在我屁眼旁边用力,把屁眼分开了一点,舌头开始舔弄露出来的一点嫩肉,而且还使劲地把舌头伸进我地屁眼,这个动作使我舒服得几乎发出声来。

  其实舔屁眼和口交完全是两种感觉,口交能带给人刺激,但舔屁眼则舒服和刺激兼而有之,同时因为屁眼是大便之处,是人体最肮脏地部位,让女人在这个地方用舌头舔,还能给人带来轻微地心理享受。

  另外,我个人认为舔屁眼舒服的感觉居多,刺激倒是其次,所以在口交后屁眼被舔,能降低口交时强烈的快感,达到延长做爱时间的目的。

  小丽姑娘很细心的服侍了我的肛门将近5 分钟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内,感觉简直飘飘欲仙。

  试想一个长得象关咏荷的姑娘用她的舌头舔你身上最脏的地方,呵呵,其享受程度尽在不言中了。

  在全身头得到小丽舌头的伺候后,重头戏开始。

  小丽拿出了一个避孕套,用手撕开,并用床头的水洗了一下(很多职业妇女都不喜欢避孕套上的润滑剂),然后把套子放到她嘴里,用嘴把避孕套套在了我的阴茎上。

  待我小弟“保护。

  好后,她掰开双腿,跨坐在我身上,把我的阴茎套入了她的小穴,这时我发现她的兴奋不是假的,阴道中确实有不少的爱液。

  在完全插入后,她的身体开始上下套弄,我的手也握住了她两个乳房。

  渐渐地,她的动作越来越激烈,我的下身也不断向上迎合,不久,她软软地趴在我的身上,告诉我她没力了。

  好!我来吧!我把小丽的身子翻过来,让她跪在床上,从后面插入了她的阴道,双手扶着她的屁股,使劲抽动了起来,在这个角度,我发现小丽的屁眼颜色很淡,应该还没被搞过。

  我在抽送的同时,一只手轻轻的摸着她淡红的菊花蕾,这时小丽的呻吟声好像有所转变,我感觉是从职业性转变为自发性了,不过我没有进行进一步的动作,在抽送一百来下后,我把小丽的身子翻过来变成仰躺,她躺好后,我低头看看看她的小穴,发现她的小穴颜色也不太深,大阴唇涨涨的,不大的阴蒂轻微地勃起,在小穴的入口出泛着淫水的光泽,而且小穴旁的嫩肉还轻微的收缩着,我用两只手指轻轻地捏了几下她的阴蒂,她的身体也随之颤抖了几下,穴口的淫水也似乎多了点。

  我把她的双头提起来,往上压。

  果然是舞蹈学院毕业的,她双腿被我笔直地压到肩膀上时,竟然半点感觉也没有。

  既然如此,我改变平时的动作,双手以她的小腿为支撑点,阴茎在穴口滑动了几下,就使劲一下整根插了进去,小丽遭到突然的袭击,口中发出“哦。

  的一声,双眼闭了起来,由于她的双脚和身体几乎完全并拢,所以我感觉到我并不长的阴茎似乎碰到了她的子宫。

  我开始长抽猛插,小丽在我的激烈动作中,口力发出毫无意义的声音,在抽送百来下后,她突然全身剧烈颤抖,双手紧紧抓住我,说:“先别动,我要来了。

  我很听话地停止了动作,趴在她身上,用嘴吻着她地耳旁,我的阴茎也在她的小穴中享受着她因高潮阴道收缩为我带来的快感。

  我没有等她身体的颤抖完全停止下来,就又开始了猛烈的动作,小丽啊了几声,说:“你好坏,我今天给你害死了。

  我没说话,继续使劲地干她。

  过了一会,她可能恢复过来了,腰肢开始扭动迎合着我的动作,双脚也绕到我的背后紧紧地夹着我,口中的呻吟声也变成了粗话,说的都是些广州话里最粗俗的字眼,由于中国语言的多样性问题,这些话无法用文字表达。

  在听觉、视觉、触觉的三重刺激下,我在几下异常剧烈的插动后,射出了精液,人也软软的趴在了小丽的身上。

  她让我趴了一会,就把我推到一旁,帮我摘下了灌满精液的避孕套,拿了点纸巾擦了擦我已经软下来的阴茎,再次把它放入了她的口中。

  哇!事后箫!这还是我第一次碰到,激情过后,刺激的感觉完全消失,带来的是无比的舒适。

  平时听说得多了,没想到事后箫真是这么舒服,大家有机会一定要尝试一下。

  小丽帮我吹了一会,说:“时间快到了,去洗洗吧。

  洗完澡后,时间刚刚好,小丽收拾好东西,问我:“你给我的号码真的假的,我回去的事后真的要找你哦。

  我说:“当然是真的,你来了我招呼你到处玩一下。

  小丽闻言很高兴得在我脸上亲了一口,说:“那我们一个月后见,我的好老公。

  我走出了房门,发现朋友们都在外面等候了,他们见我出来就问:“点啊,无介绍错挂。

  我狠狠点了点头“唔错!下次来过。

  这就是我在香港第二次的召妓经历,这次的消费是450 元港币。

  但却是第一次在香港体会到真正的刺激,之后去的虽然服务水平不相上下,也碰到过身材和相貌更好的女同胞,但由于对这次的感觉特别深刻,而且从大家从标题上也能发现,我和这位小丽还有进一步的接触,所以我只挑了这次和大家分享。

  ..............


Recommend